探求赤色遗珍 报告革命故事

  原问题:探求赤色遗珍 报告革命故事

寻找红色遗珍 陈诉革命故事

寻找红色遗珍 陈诉革命故事

寻找红色遗珍 陈诉革命故事

寻找红色遗珍 陈诉革命故事

  “同善社”旧址《一把铜勺》雕塑。

寻找红色遗珍 陈诉革命故事

  合水县陕甘赤军眷念馆。

  【开栏语】

  本年是新中国创立70周年,也是中央赤军长征出发85周年。从近日起,本版推出由中共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和甘肃日报连系创办的专栏《陇原赤色遗珍》,寻馆藏、访专家,向读者逐一泛起贵重的赤色遗珍;说文物、讲故事,通过物件述说可歌可泣的悦耳故事。通过这些赤色遗珍和储藏在它们背后的故事,我们希冀让沉淀于陇原大地的赤色文化资源活起来、动起来,让赤色基因代代相传。

  一把铜勺寄蜜意

  哈达铺赤军长征眷念馆陈列着一把铜勺,这把铜勺长21.7厘米,高3.2厘米,口径7.1厘米,这是周恩来长征路过哈达铺时赠予给老郎中流畅的物品。

  哈达铺城门桥南侧的“同善社”里,一组有声有色的塑像再现了这把铜勺的故事。

  1935年9月20日,红一方面军打破天险腊子口后,翻越达拉山,达到哈达铺。颠末远程跋涉,精疲力竭的兵士们终于在哈达铺稍作苏息,而周恩来在过草地时患的肝病虽有所好转,但身材依然异常衰弱。

  达到哈达铺后,周恩来身边的小兵士当即去镇上找医生为其诊治。纷歧会儿,小兵士带着一位须发斑白、背着药箱的老老师返来了。

  “首长,这是流畅医生,他的医术在哈达铺远近有名。”小兵士先容道。随后,流畅医生坐在周恩来身边,拉起他的衣袖为他切脉。

  “你这是肝病,加上一起劳累,苏息保养不敷,营养不良,须好好调剂。我给你开几服药,必然要定时服用,通常里也要好好休养,不能再劳顿了。”医生边开药边叮嘱着。

  开好药方后,流畅医生带着小兵士去药铺抓药,过了半天景物,小兵士端着熬好的药进来了。周恩来喝了两口,溘然停下来,如有所思地问小兵士:“药钱付了吗?”

  “流畅医水武断谢绝不收,说他们畅氏在这镇上几代行医,还没有传闻过有这么一支仁义的部队,这么受公众爱慕,这个药就送给赤军老师了。”小兵士轻声地答复道。

  周恩来眉头紧锁,用责骂的眼光盯了小兵士一眼。第二天一大早,周恩来和邓颖超就来到畅氏诊所,拿出医疗费往流畅手里塞。流畅照旧武断不收。无奈之下,周恩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黄色的小铜勺递给流畅:“这把铜勺跟从我多年,您收下吧。固然不值什么钱,也算是个眷念。什么也不收,是不可的,我们赤军是有规律的。”

  流畅医生见拗不外周恩来佳偶的诚意,只好收下了。就这样,这把铜勺留在了流畅家。他经常拿着铜勺,跟儿孙们报告这背后的故事。因为赤军的保密制度,老老师一向不知道他给看过病的这位首长是谁。

  新中国创立后,有事恋职员来寻访赤军长征时的足迹,畅家人这才大白,原本那位首长,竟是周恩来总理。

  转眼到了20世纪80年月,流畅医生已归天,而这把铜勺却成了畅家的传家宝。哈达铺眷念馆创立后,流畅老师的家人将这把铜勺捐赠给眷念馆陈列。

  (本段笔墨由赤军长征哈达铺眷念馆赵王林按照流畅的曾孙畅辉民口述编辑清算。)

  一枚哨咀游击队印章

  1935年三四月间,正值陕甘边革命按照地开展第二次反“围剿”斗争时期。百姓党一〇五旅冶成章部的一个营进驻合水县六寸塬,规划在摸清赤军环境后,参加“围剿”赤军主力。

  六寸塬是一个沟壑纵横的小土塬,有许多小山包,形成一道山梁。百姓党军驻防此地,极大限定了赤军游击作战空间,还为陕甘边革命按照地成长,带来了新的威胁。

  合水县游击队率领得知这一环境,以为必需将环境摸清并实时陈诉主力队伍。

  难题的使命落在了合水县游击队一名队员肩上。但怎么才气穿越仇人的封闭线?这让拿着盖有“合水县哨咀游击队”印章路条的游击队员一时犯了难。原本,穿过赤军游击区必必要有游击队开具的路条,可是百姓党军也在途中配置了封闭线,万一起条被搜出,不单会引起百姓党军警醒,并且侦查送信使命也无法完成。